对择时与仓位管理、投资组合搭配的一些新领悟



我极其沉迷于择时与仓位管理、投资组合搭配的研究,甚至为此作了一个研究网站(caoye.com)。

最近有一些新领悟。


一。择时与仓位管理,是一把双刃剑

好的方面:

1)灵活的择时与仓位管理,是资金量少的散户所能拥有的极大优势。

2)多维度分散的择时与仓位管理,能带来平稳的净值曲线,将高波动的A股投资,转化为中低波动的投资,改善散户的投资体验,减少冲动。

3)纪律化、流程化的择时与仓位管理,能避免被市场情绪引导而被割韭菜。


坏的方面:

1)择时和仓位管理,不可避免带有拟合成分,市场行情与拟合策略不符合时,反而产生意外损失。

2)择时和仓位管理,强行打断了选股逻辑(股票内生增长和价值回归)。选股逻辑需要时间来成长,如种子变成果树,强行打断可能损害好的选股逻辑的表现。

3)在某些市场环境下,择时和仓位管理可能导致长期空仓,而损失打新收益。


改善办法:

1)多种择时参数、多种仓位管理逻辑,分散化管理资金,互相再平衡,以降低拟合风险。

2)一部分资金采取不择时策略,让选股逻辑能不受影响。这也是一种分散。同时还能作为打新底仓使用。


二。投资组合搭配,关注打败指数的连贯性

之前做投资组合搭配,主要关注低相关性,关注最后的总收益、总回撤、总波动率、总夏普等等。在回测曲线上,看到某些年份少量输给指数,有些年份大幅打败指数,对输给指数的年份并没有感觉。

(注:我是用已经做了择时或仓位管理的量化策略作为搭配原料,不过原理跟其他直接用股票、基金搭配是一样的)


然而实盘的时候,对有些账户在牛市或局部牛市跑输指数,产生很不好的体验。虽然这些账户在熊市实盘大幅跑赢指数,而且根据回测在某些牛市也能大幅跑赢指数,依然不能改变不愉快的体验。

这使我开始研究投资组合打败指数的连贯性:通过组合搭配,使得投资组合大部分年份都打败指数、有些年份大幅打败指数、极少年份小量输给指数。这样的体验可能好得多,也可能能增加投资组合对不同市场环境的兼容度。

例如下图:

最近对所有量化组合模型都进行了搭配重组,在回测环节重新分配年度收益,以基本保证打败指数的连贯性。

这样重新安排组合搭配,并不一定会带来总体的更好长期收益或波动性(实际上波动性增加了),实际上就是朝三暮四的故事(早上3个晚上4个,和早上4个晚上3个的区别,但猴子就是觉得不一样),这是一种对自己短期周期观的一种妥协。

投资的周期观很重要。量化投资、价值投资,观察周期都是5年、10年,用年来看都是短了的。但人性如此,喜欢每年(甚至更短)地看效果,与自己的弱点妥协,不见得不好。


三。投资组合,不能只看收益和波动的维度,还要看隐藏的其他维度风险

虽然我对国运充满信心,但当今环境有隐藏的经济衰退风险和通胀风险,是不能不正视的。津巴布韦当时股市大涨,但涨幅跟不上通胀速度。

反复考虑,我将一部分组合的现金替代物管理,从国债择时策略(5年,10年)或货币资金,改为了一个低频的黄金择时策略。也就是说,量化策略择时或仓位管理腾出的现金,如果当时黄金是牛市,就购买黄金,如果黄金是熊市,就购买货币基金。

这样做是有风险的,因为买入点卖出点不是完全受黄金策略控制,而是受股票策略的影响。有时会刚买入黄金,黄金就转熊;或者黄金走的好好的,因为股票策略转牛,不得不卖出。

但大的黄金趋势能抓住(在股票转熊的情况下),会带来很好的保障。

因此愿意付出黄金带来的额外的波动代价。




泥巴在田

写于2019.9.11